笔趣阁

第0620章 一场激战

贱走偏锋 Ctrl+D 收藏本站

  两个男人都不是简单的角色,对视一眼以后,两人速度极快的反应过来,刘楚确定自己想找的人就在房间里面,于是伸手去推门。

  蒋锌截住他伸到一半的手,同时另一只手运起邪功,握成虎爪,猛的向刘楚胸口拍去。刘楚侧身勉强闪过,只觉得一阵冷风从身前吹过,可见如果真的被命中的话,就凭借这一爪之力,怎么样也要吐一口血。

  右手依然被蒋锌擒着,刘楚运起功德之力,以他自身为原点,强大的推力将蒋锌震开,刘楚借力向后退了几步,打算将蒋锌引开,如果蒋锌真的打算做些什么,那吴婧人应该就在房间里,如果就站在门口打的话,担心会伤及无辜。

  蒋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明显是看出了刘楚的意图,正和他意,像这种蝼蚁,到空旷一点的地方才会比较好踩死。他身形瞬变,上一秒还在房间门口,下一秒就已经快要到刘楚的面前,一个拳头已经为他准备好了,力道足以让一般人一拳便粉身碎骨。

  刘楚连忙招架住他,没想到此人如此心狠手辣,上来便是想置人于死地的狠招。刘楚也不和他客气,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打的时候,如果自己放松一点,都可能就会被抓到破绽,然后完败。

  刘楚一上来就不得不使用了幻魔步,作为天心魔宗最强的身法之一,他现在的速度居然才和蒋锌持平。

  两人的身形动作已经快到了极致,外人见到,几乎只能看到两人的虚影,根本看不清他们的动作。

  但是,身在其中的刘楚却能清晰的感觉到面前敌人的强大,毕竟是一个高阶的修炼者,他深有天心魔主和灭世魔祖的传承,却依然感觉到和面前之人打斗如此吃力。另一方面,蒋锌修炼的本就是邪魔歪道,出手样样招式狠毒,以刘楚的水平竟然是有些招架不住了。

  两人拳脚相加,实力不分上下,每一次的进攻中都包含着功德之力与邪术的强大能量,一时之间,连天地都被这股强大的能量碰撞所感染,以两人打斗为中心的一大片地方,天色逐渐变得昏暗,一股不受控制的气流在两人的上方天空中汇聚,隐隐约约能看到打雷的倾向。

  蒋锌和刘楚在一次激烈的碰撞后分开,相互气喘吁吁的看着对方。

  “不错啊小子,来抓我的人那么多,你是我见过还算有意思的,跟我打这么长时间都还没趴下。”蒋锌邪邪的笑着,看着他说。

  刘楚看着蒋锌因为修炼邪功,瘦得不成样的脸,没有回应他的嘲讽,抬手抹了一下嘴角流出的鲜血,暗地里利用一部分功德之力,在体内根据之前学习的内容快速的修复着,也正因为如此,刘楚才拥有比别人和他打架更多的资本。不过,此时的刘楚也已经衣衫褴褛,身上不少的地方都已经有了伤痕,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刚刚形成的淤青。

  他面色凝重的看着蒋锌,这个敌人,明显比他想象中对付的难度大了很多。

  蒋锌见他不说话,以为他是怕了,相对刘楚而言,他同样是被刘楚打的伤痕累累,但从续航这方面看,蒋锌看上去是占了上风。

  他嘿嘿一笑,阴里阴气的对着刘楚说道:“怎么样小子,是不是想放弃了?看你这样子应该是来救人的,虽然不知道你想救的是谁。但如果你现在乖乖投降的话,我可以让你和你想救的女娃一起共赴黄泉。当然,看在你能力还不错的份上,如果你愿意将所有的功德之力传输于我,并且承诺当我终身的奴隶,我不仅可以留你一条性命,还可以将那女娃的全尸留给你纪念。”

  蒋锌正说着,一阵强大的功德之力向他袭来。蒋锌运起自己的功邪功护体,迎面撞上了那股能量。

  烟消云散以后,蒋锌看到了对面满眼杀意的刘楚,对于刘楚而言,保护自己重要的人比什么都重要,一旦碰到了他的逆鳞,那么那个人就必须要死!

  “敬酒不吃吃罚酒”,蒋锌眼中闪过一丝轻蔑:“既然这样的话,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!”

  蒋锌再次运起自己修炼的邪功向刘楚攻去,刘楚喘了几口气,恢复了一些力量,也再次动用全力与蒋锌搏斗。

  两人气势磅礴,打的天昏地暗,但最后还是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蒋锌接助自己的功法占了上风。刘楚捂着自己的胸口,咳了几声,摇摇晃晃了几下才稳住身形。

  刘楚觉得自己还能再战,但以目前的情形看来,这种修为之间的差距在这里,恐怕自己败下阵也是迟早的事情。

  “给脸不要脸,居然害爷爷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,我一定会吸干你的功德之力,让你痛苦的枯竭而死。”蒋锌一边说一边缓缓向他走来,皮包骨头的脸上带着死尸一样的笑容,他一只手上凝结着暗紫色的雾气,缓缓抬起:“去死吧!”

  刘楚十分不甘心,闭上眼睛,倔强的再次唤起自己的功德之力,打算尽力给予他全力一击。蒋锌十分欣赏的看着他垂死挣扎,这种程度而已,能奈他何?

  突然,一根不知从何而来的藤蔓拴住了蒋锌的手腕,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蒋锌一时来不及反应,手中凝聚的能量停留在半空中,并没有释放出来。

  相反的,刘楚打算用来和蒋锌做最后斗争的全部功德之力,结结实实的,全部打在了蒋锌的身上。

  刘楚的功力哪怕到现在也是不容小觑的,之前蒋锌对付他的时候可以说是游刃有余,而现在百分百命中,蒋锌一下子进入了短暂的昏死状态。

  “刘楚兄,我来晚了!”张邯义从背后走出,有些抱歉地对刘楚说道。

  刘楚对于张邯义给予的强力助攻显得十分惊讶,但现在不是相互客套的时候。他十分清楚,就凭他的力量,不可能让蒋锌一下毙命。

  “先别说这么多了,我们快点去找人吧!”

  张邯义和刘楚一同飞速向破旧居民房里奔去,他们刚走,躺在地上的蒋锌手指便动了动。

  两人来到屋内,一进门,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,刘楚向张邯义使了个眼色,两人正准备分头搜索,蒋锌的声音幽幽传来:“好一个偷袭。”

  两人被惊到,回头看向站在门口的蒋锌,刘楚虽然料到蒋锌很快就会醒来,但没想到会这么快。

  “想死,我成全你们!”

  刘楚和张邯义都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邪气从蒋锌的身上弥漫开,蒋锌的五官渐渐变得扭曲,施展这种秘法,他自己也十分不好受。刘楚看出情况不妙,但此时他不能独自离开这里,否则的话吴婧可能就会遭殃。

  怎么办?

  刘楚握紧了拳头。

  蒋锌似是痛苦的有些不能控制手脚,但此时想要靠近他,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,蒋锌方圆两米内,所有靠近他的东西,都会被他抓住并吸干血气。更糟糕的是,蒋锌正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朝着两人靠近。

  张邯义和刘楚退到角落,不知面对眼前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,该怎样是好。这时,张邯义看到了墙角有一捆麻绳。

  他拽了拽刘楚,低声说道:“我有办法,看我动静行事。”

  说完,张邯义运起自己修炼的功法,将麻绳为自己所用。结结实实的绳子像是有灵性一般,蛇一样游到蒋锌的身边,一圈一圈将他紧紧捆了起来。

  “动手!”张邯义大喝一声。

  刘楚运起身法闪到了蒋锌的背后,与此同时,张邯义也运起自己所有的功德之力,汇聚于掌心,两人一前一后,几乎同时拍在了蒋锌的胸口和后背。

  蒋锌口中狠狠喷出一大口鲜血,身上的戾气逐渐消失,双腿齐跪,晕倒在地。刘楚用自己的元力查看了一下他的身体,摇了摇头说道:“他被他自己的功力给反噬了,现在几乎属于废了的状态,只能说自作孽不可活。算他命大,搞成这样还能活下来,不过估计后半生要当个残疾人了。你在这里看着他,我去找吴婧。”

  张邯义点了点头,表示答应。

  刘楚走进屋子内部,在一间小房间里面找到了被绑架的吴婧,旁边还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。两人双手双脚都被绳子捆好,嘴上还被黑色塑料胶带封住。刘楚连忙给吴婧松绑,接着抱紧了吴婧,吴婧见刘楚来了,鼻子一酸,大哭了起来。

  刘楚让吴婧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,用手摸着她的头发,安慰道:“好了好了,别哭了,你看我这不是来了吗?你长那么漂亮,哭了可就不好看了。有我在,你不会有事的,放心好了……”

  真的是一个劲儿的好说歹说,吴婧的抽泣声才渐渐响了起来,屋子外面警笛响起,刘楚将另外一个小女孩也给松绑,小女孩立刻就哭着跑了出去,刘楚也扶着吴婧向外走。

  几个警察恭恭敬敬的向刘楚走来敬了个礼,刘楚冷冰冰的点点头,指挥他们将蒋锌带走,并且告诉他们,蒋锌就是近来犯下多起绑架案的凶手。小警察们听了大吃一惊,看向刘楚的眼神更加崇拜了。(http://www.shengyan.org/book/118249.html)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shengyan.org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hengyan.org